产业基金观察|又一个100亿!“只剩下钱”的四川双马怎么参与政府引导基金?

|2017-08-07|

“上市企业+PE+政府引导基金”越来越多,该模式究竟有何优势?

一、四川双马:“除了钱,啥都没有”,成立百亿政府引导基金

四川双马,原本为水泥生产企业,集水泥制造、水泥制品、包装制品、水力发电、新型建材和物资仓储业务于一体。在近期28亿出售剥离水泥业务、2320万元收购北京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有限企业46.4%股权后,几近成为“纯现金企业”。

timg.jpg


7月26日,四川双马发布公告,企业一级子企业西藏锦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企业(以下简称“西藏锦兴”)和企业二级子企业西藏锦仁创业投资管理有限企业(以下简称“西藏锦仁”),以及河南省现代服务业产业投资基金有限企业(以下简称“现代服务”)、中原豫资投资控股集团有限企业(以下简称“中原豫资”)在河南省郑州市投资设立了一家合伙企业,即河南省和谐锦豫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和谐锦豫”)。

其中,中原豫资为河南省直属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中心的全资子企业;现代服务的股东则为中原豫资投资控股集团有限企业、河南省农业综合开发企业和中原资产管理有限企业。

西藏锦仁(四川双马子企业)、西藏昱驰为普通合伙人;西藏锦兴(四川双马子企业)、现代服务、中原豫资、宁波昱驰为有限合伙人。

和谐锦豫的总规模预计达到100亿元,目前已经认缴50亿元:西藏锦兴出资6亿元,现代服务出资25亿元、中原豫资出资5亿元,宁波昱驰出资14亿元。合伙期限为7年。

收益分配原则为:(1)返还合伙人之累计实缴资本;(2)支付有限合伙人优先回报:年化8%;(3)弥补普通合伙人回报;(4)80/20分配:以上分配之后的余额的80%归于所有合伙人,在所有合伙人之间按照其实缴资本比例进行分配,20%归于普通合伙人。

这是一个典型的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截止目前,尚未得知该产业基金的投资方向。

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究竟有何魅力?为什么在近年出现井喷式发展?

二、政府引导基金:从“名股实债”到“同股同权”

在2014年后,政府出资的产业基金呈现井喷式发展。2014年前后出台的一系列地方政府财政改革政策,构成了产业基金兴起的直接背景:

(1)2013年12月,财政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地方财政结余结转资金管理》的通知;

(2)2014年8月,全国人大审议通过新《预算法》;

(3)2014年9月,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等等

这一系列新出台的政策,使地方政府融资渠道收紧,结余结转资金管理加强,财政扶持产业发展的方式也需要作出改变。政府通过对产业基金出资,一方面能够将结余资金有效利用,迎合“补”改“投”的产业扶持方式,另一方面也起到了融资的作用。因此,在地方财政改革之后,PPP和产业基金共同承接了地方政府的表外融资需求。由于产业基金的形式远远比PPP要灵活,不必对应于固定的项目,可以进行一对多。所以在市场上,产业基金呈现了井喷式的发展。“上市企业+PE+政府引导基金”模式的产业基金越来越多出现,上市企业参与产业基金,为产业基金提供退出渠道同时,也为产业基金增加了信用,便于吸引其他资金。

此后,引导基金经历了从“名股实债”到“同股同权”的演变。

2.1 城镇化建设基金:名股实债

最先出现的例子,是地方政府、国企或相关平台作为基金发起人和劣后级LP。而银行则以理财资金出资作为产业基金的优先级LP。

这种产业基金一般投向棚户区改造、保障房建设等项目,主要解决地方政府城镇化建设的资金问题,用来帮助地方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建设等领域进行投资。

例如,2014年12月,河南省政府与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正式签署了“河南省新型城镇化发展基金”协议,旨在确保政府性债务在可控的前提下撬动更多金融和社会资本投入新型城镇化建设。

基金将采用母子基金的模式运行,在省级层面设立母基金,下设“建信豫资城镇化建设发展基金”、“交银豫资城镇化发展基金”和“浦银豫资城市运营发展基金”三个子基金,总规模3000亿元。子基金的出资比例具体为母基金占比10%、地方政府占比20%、金融机构占比70%。母基金按照子基金10%的规模设计,金融机构与省财政分别出资50%。


image001.jpg 

图:河南省新型城镇化发展基金结构


在有政府进行担保、兜底的情况下,银行以产业基金的优先级LP参与产业基金,可以获得10%左右的回报,收益率高于一般的债券。与此同时可以加强与当地政府、国企的联系,获取产业基金投资项目的现金管理、包括存款、账户结算等业务。实际上,这仍然是固定收益,政府以“名股实债”的方式来保证银行资金的安全性。

2.2 纠偏:2017年出台《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

在类似城镇化建设、棚户区改造的产业基金中,政府出资人以名股实债的方式来保证优先级出资人的资金安全性,相当于变相增加政府债务,产生了很大的隐患和风险。对此,发改委在2016年12月出台、从2017年4月1日期正式开始实施的《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规定:

(1)产业基金中不得存在名股实债等变相增加政府债务的行为;

(2)不得从事公开交易类股票投资,但以并购重组为目的的除外;

(3)不得从事承担无限责任的投资;

(4)不得为企业提供担保,但为被投资企业提供担保的除外;

根据这一新规,在产业引导基金中,政府出资人与其他出资人同股同权,按市场规则共享收益、共担风险。银行资金不再享有保本、优先、固定收益等安排。政府出资也不再对其他出资人进行兜底、回购等承诺。

三、点评:“上市企业+PE+政府引导基金”是大势所趋

《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实行后,“上市企业+PE+政府引导基金”越来越多。

众所周知,在当前中国,政府和上市企业是两大信用高地,“上市企业+PE+政府引导基金”模式之下的产业基金,两大信用背书的加持,有利于吸引更多社会资金。

在投向上,与投向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传统产业基金不同,将主要投向新兴产业,如国务院提出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当于迎合地方政府“稳增长、调结构”中的调结构需求。

而上市企业通过参与产业基金,也能够更方便地寻找到优秀的并购/孵化标的,并获得确定性的低成本资金。此外,在政府作为出资人之一的情况下,还可能获得更多的资源。反过来看,政府通过引入上市企业作为产业基金的出资人,也为产业基金找到了退出渠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